愛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獸破蒼穹 > 2214章 再現本源
    因為虛耗本源法界偉力和法界偉力完全是兩種概念,消耗法界偉力對于奧義境生命來說,是沒有任何影響的。而本源法界偉力消耗過多的話,卻是會讓奧義境生命變得虛弱無比。

    而如果使用了大量的本源法界偉力,又沒能將對手擊殺掉的,即使這個時候自身還剩下少部分本源法界偉力,那方德懷也會變得虛弱無比,到時候只能夠任由夜輕寒和鄧杰宰割了。

    所以,方德懷祭出本源法界偉力的招數,雖然看起來威力巨大,天機陣法也是電閃雷鳴的一通亂炸,但高空上的諸多奧義境生命卻是都知道這些雷電之力可謂都是方德懷的命,一旦等這些雷電之力停下來,就是方德懷的喪命之時了。

    “九雷轟頂……萬星雷電……”

    夜輕寒看著從天而降的九雷轟頂,微微蹙起了眉頭,眉宇之中帶著幾分陰霾。

    在看到這萬星雷電之后,夜輕寒的心內已經全然沒有了猜測,對于之前自己的猜想,夜輕寒已經完全確定了,再沒有了半分疑慮。

    這九雷轟頂中的雷電,夜輕寒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星炎宗萬鐘藏星洞外的雷電之力,那是用來保護萬鐘藏星洞的,也是防止有人在未得指令的情況下,就亂闖萬鐘藏星洞,所以這雷電之力又叫做萬星雷電。

    而這萬星雷電并非是天地生成的雷電力量,而是由多種雷電力量再加上奧義境大能利用各種能量和天地奇寶祭煉出來,威能偌大的同時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掌控的,只有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才有資格掌控這萬星雷電。

    當然,如今在天機陣法之中,這方德懷能夠操控這萬星雷電攻擊夜輕寒和鄧杰,并不是說方德懷就是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論修為、論資格,方德懷肯定是遠遠沒有資格,也不配做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

    要做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起碼也得是長老的存在才行,畢竟萬鐘藏星洞對于星炎宗實在太過重要了,甚至可以說萬鐘藏星洞在星炎宗內是極具戰略地位的,不然的話,洞外的萬星雷電也不可能下如此大的苦功去祭煉了。

    這長老的存在每一個都是奧義境大能,而且在奧義境大能之中也算是大能的存在,根本就不是盤皇、李察佩奇那樣的一星開道大能可以比擬的。所以方德懷肯定就不是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了。

    但方德懷又能夠驅使萬星雷電,那就只剩下唯一一個可能,那就是方德懷背后的人,就是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

    “屠家!”

    要說在夜輕寒的心里,其實早就已經有了這樣的猜測,也早就已經猜到了方德懷背后的人就是屠家,也是屠家要置他于死地的。

    之前夜輕寒心內的九成猜測,就是猜測的這屠家!

    而此時在方德懷召喚出了萬星雷電以后,夜輕寒就已經百分之百的確定了方德懷背后的人就是屠家,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就是屠家,方德懷不過是在忠實的執行屠家的命令以后,心內也再沒有了半分疑慮。

    唯一的疑惑就是夜輕寒的的確確想不明白,為什么方德懷會甘愿為了屠家而心甘情愿獻出自己的性命。

    “看來屠家的實力比自己想象得還要可怕許多!”

    這一刻,夜輕寒心頭終于有了一絲后怕。

    這后怕不是對于天機陣法的畏懼,也不是對方德懷這個主陣人的畏懼,而是夜輕寒知道哪怕今日自己可以安然離去,日后屠家也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

    而屠家連方德懷這樣的奧義至圣者都甘愿效死,那屠家的真實勢力有多么可怕,已經不是夜輕寒能夠想象得出來的了。

    所以,夜輕寒由此在心內產生一絲后怕的感覺,也不是什么可恥的事情。

    “夜輕寒,受死吧!”

    正當‘九雷轟頂’里的萬星雷電全都到了夜輕寒的頭頂以后,方德懷的聲音再次響徹了整個天機陣法,也是在同一時間萬星雷電威力突然增大了數倍,顯然方德懷是將自身的本源法界偉力全都灌輸到了‘九雷轟頂’之中。

    方德懷很明顯打的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主意!

    ……

    “這方德懷好像真的不要命了!”

    高空上,洪四海見到這一幕,不由眼神一凝。

    洪四海在神象位面之中,雖然實力算不上頂尖,但修為卻實屬高強,身為已經掌握了流速的奧義至圣者,洪四海的修為比之夜輕寒這個神象位面之中的第一人修為卻是還要高出許多。

    行走三千維度時空無數歲月,洪四海的眼力自然也不差,一眼就看出了方德懷在最后一擊的時候,又在其中灌入了不少他的本源法界偉力,讓那招‘九雷轟頂’的威能起碼又徒增了一倍。

    這就相當于是方德懷耍了一個小手段,在出招的時候本來就出了一個變招,卻沒在第一時間將“九雷轟頂”的威能展現出來,而是故意等到‘九雷轟頂’的萬星雷電到了夜輕寒和鄧杰的頭頂以后,才將剩下的部分本源法界偉力灌入到‘九雷轟頂’的萬星雷電之中。

    方德懷這樣的動作,可謂是猥瑣至極,故意等到夜輕寒和鄧杰已經做好了要如何應對他的這招‘九雷轟頂’的選擇以后,才讓‘九雷轟頂’的威能徒然增加一倍。

    這樣一來,夜輕寒和鄧杰就自然做不得其它反應了,想要再做新的選擇,也是不可能的了。只能選擇和之前一樣的想法,去硬抗‘九雷轟頂’的萬星雷電的攻擊了。

    從中,洪四海也看出了‘九雷轟頂’的萬星雷電之中,已經蘊含了方德懷的所有本源法界偉力了。所以不管‘九雷轟頂’這一招能不能擊殺夜輕寒和鄧杰,反正方德懷自己是必死的了。

    “我終于懂了!”

    想到這里,洪四海總算明白了張無稽為何一直都是一副淡然沉穩的模樣了,不由轉頭對張無稽冷聲道:“張道友算無遺策,果然厲害至極!”

    到了如今這副地步,天機陣法之中的這個形式,洪四海又哪里還想不明白其中的關節,又哪里還反應不過來自己一直以來忽略的問題,就是時間的問題!

    在和張無稽對賭的賭約之中,有一在短時間內將天機陣法攻破的對賭協議。這段時間到底是多少時間,之前一直是由張無稽定在公道傘之中,而洪四海卻是因為太過在乎賭約之中的那些物質之物,所以對于張無稽定下的短時間,到底是有多短,洪四海卻是有些忽略了。

    直到現在洪四海才幡然醒悟,似乎夜輕寒想要將天機陣法攻破,必定是會超過張無稽在公道傘里所定下的段時間的。

    “算無遺策張某可不敢當。”

    看見洪四海冷靜之中努力壓抑著的氣急敗壞,張無稽內心之中不由升起幾絲暗喜,對洪四海調侃道:“張某就算僥幸能贏,應該也只是運氣而已,洪道友可千萬不要妄自菲薄自己了,張某最多不過算是命好而已……”

    “哈哈,這張無稽說話太損了……”

    “就是就是……”

    張無稽的這番話在周圍的奧義境生命聽起來,就好像是在說風涼話一般,瞬時就讓周圍的奧義境生命放聲大笑起來。

    這些奧義境生命可不是在跟誰站隊,更不是要站在張無稽這邊。在這些奧義境生命眼里,洪四海固然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小人,但張無稽那好為人師的性格也得罪了不少人。

    甚至在不少奧義境生命的心里,只覺得洪四海和張無稽的對賭,不過是狗咬狗一嘴毛而已,別說現在是洪四海遭了殃被張無稽給嘲諷,其實二人的形勢掉轉,遭殃的人成了張無稽,周圍的奧義境生命也是會毫不猶豫的開口嘲笑張無稽的。

    “這怎么能算損呢?”

    張無稽可猜不到周圍的奧義境生命心里所想的,還以為周圍的奧義境生命都如同陳德君那般看不慣洪四海的為人,紛紛站在了自己這頭,為自己搖旗吶喊呢!

    張無稽不由自得一笑,臉上卻故意做出一副謙虛的模樣,擺了擺手說道:“真的只是張某的運氣而已,各位道友可莫要調笑張某和……洪道友了!”

    說到最后,張無稽還帶上了洪四海,好像一副非常肯為洪四海著想的樣子,但故意拉長了的尾調,卻是讓在場的任何一個奧義境生命都能聽得出來張無稽這并不是真的在對洪四海著想,而不過是在調笑洪四海罷了。

    “這該死的夜輕寒!”

    洪四海怒哼一聲,轉過頭去,避過了張無稽這個人,卻是無法避過周遭那一群奧義境生命的嘲笑聲,不由朝下方天機陣法望去,正好望去一動不動的夜輕寒,不由對夜輕寒心里暗恨起來,巴不得夜輕寒被方德懷的‘九雷轟頂’給直接轟死為好。

    這個時候的洪四海,已經對自己的賭約絲毫不在乎,他知道自己肯定輸定了,在將自己的賭注輸出去了以后,洪四海寧愿賠上自己的賭注,賠上自己的尊嚴,也要拉著夜輕寒一起死,絕對不能讓夜輕寒好過就對了。

    按照常理來說,洪四海是不應該責怪夜輕寒的。但在洪四海的心里,對張無稽的恨意已經充斥到了頂點,再也沒辦法增加了。所以洪四海也就只能將怒氣轉移一些到夜輕寒身上去了。

本章網址:http://www.vjfogk.icu/6_6022/12524021.html
奇書網:www.vjfogk.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博彩